星星之火可以燎原

■人民日報記者 杜尚澤 劉士安 辛本健 曹玲娟
  習近平總書記曾經說,看一百年的中國去上海。
  今天,人們循着革命前輩的足跡,走進波瀾壯闊的歷史。
  上海,中國共產黨的誕生地,“近代中國的光明的搖籃”。
  一座長期領中國開放風氣之先的城市,在人煙浩穰、海舶輻輳、萬商雲集的繁華里,積澱了深厚的紅色氣質。紅色遺迹之璀璨,宛若繁星。
  走進同車水馬龍的街巷一牆之隔的石庫門、走進煙火氣濃郁的里弄,去尋訪上海百年前的紅色足跡,也是在尋訪中國共產黨在積貧積弱、九原板蕩之際的跋涉。
  興業路76號,黨的十九大閉幕後習近平總書記帶領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專程趕赴這裡,稱之為“中國共產黨人的精神家園”。百年前開天闢地的大事變,中國共產黨第一次全國代表大會就在這裡舉行。不遠處的輔德里,黨的二大時隔一年後召開;1925年初,黨的四大在廣吉里落下帷幕……
  黨的第一個綱領和決議,第一部黨章、第一次公開發表《中國共產黨宣言》,確立加強黨的領導、擴大黨的組織、執行使黨群眾化的組織路線……循着時間脈絡,能清晰感知一個政黨從弱小到強大、從九死一生到蓬勃興旺的不懈探索。儘管處於初創階段,但黑暗中的那束光芒,那份為了人民的信念,奠定了中國共產黨的前進方向和基石。
  紅色是上海的根脈。從1921年誕生到1933年中共中央轉移至江西瑞金,黨的中央領導機關多數時間常設在上海。有些紅色遺迹因親歷者相繼離世,而遺落在斑駁、狹仄的弄堂里。一位文獻研究者告訴記者:“保護修繕紅色遺址,是一場同時間賽跑的搶救式工程。”
  黃浦區雲南中路171號—173號,一個不起眼的門臉,卻是新修葺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機關舊址(1928—1931年)”所在地。白色恐怖下,誰能想到,在隔壁戲樓的曲藝聲里,在一樓診所的喧鬧熙攘間,位於二樓的“福興”布莊居然是敵人踏破鐵鞋無覓處的中共紅色中樞。中國共產黨人的膽識與智慧改寫了百年前的風雲,也深刻影響了歷史進程。
  為何選擇上海?許多研究者給出了答案。海陸通衢的地理方位,開埠后產業工人不斷壯大的階級基礎,東西方文化交匯的思想土壤,還有經濟、社會、人口結構等多重因素疊加。上海,因勢而興,群星璀璨。
  多年後,毛澤東同志在延安窯洞里向美國記者埃德加·斯諾回憶起青年時代在上海漁陽里的談話。他說,到了一九二〇年夏天,在理論上,而且在某種程度的行動上,我已成為一個馬克思主義者了……
  上海的紅色故事,也是大浪淘沙、群英薈萃的圖譜。勇敢無懼、向死而生的他們,胸懷一團火,前路再多荊棘、再是艱險,也矢志改變中國的面貌。
  中國的苦難史、抗爭史、改革史、開放史,濃縮在這座城的街道、里弄、江畔、船舶……百川入海,星火燎原。一代人的覺醒,喚醒了一個民族;一代代人的傳承,又將紅色故事賡續出新的腳本。
  耄耋白髮和垂髫少兒在文物前輕聲交流着;幾位外國友人看到激動處不約而同鼓起掌來;一群少先隊員雀躍而來,紅色火種生生不息……在上海星羅棋布的“初心教室”里,前來瞻仰的人們帶着這樣的問題:中國共產黨為什麼能?馬克思主義為什麼行?一份份史料、一件件文物,也是一把把鑰匙,開啟了去解讀、去探尋、去追問歷史邏輯和精神密碼的大門。
  百年前,這個國家的主義很多,但那群青年只相信馬克思主義。中共一大代表的平均年齡28歲,今天的中國90后一代同樣堪當大任。歷經抗疫洗禮,歷經改革開放大潮淬鍊,青春壯哉。
  從50多人發展到超過9100萬黨員,百年滄桑。從萌芽,到創建,再到星星之火,再到燎原之勢。2017年秋,中共一大會址紀念館的一幕,鐫刻在黨的光輝史冊上。紀念館一層序廳,巨幅黨旗如鮮血浸染。習近平總書記帶領其他常委同志一道舉起右拳,莊嚴宣誓。“我志願加入中國共產黨,擁護黨的綱領,遵守黨的章程……”他們的聲音交匯在一起,一字一句,字字鏗鏘。1921—2021年,中國共產黨黨員的宣誓聲穿越時空,如春潮奔涌,浩浩湯湯。

橫過陝西 西寶高鐵上的奔騰歲月

西安北站外景。唐振江 攝
一列動車組列車駛過西成高鐵跨西寶高鐵特大橋。唐振江 攝
  “看千年的中國去西安”“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盡長安花”,西安是不少文人墨客心目中的理想王國,包羅萬象、歷盡滄桑。
  從西安到咸陽再到寶雞,西寶高鐵在陝西這片華夏文化重要發祥地,串起三座城市,成為陝西境內重要的經濟文化動脈。
  東起西安,西至寶雞,西寶高鐵於2013年開通運營,是國家《中長期鐵路網規劃》“八縱八橫”高速鐵路主通道中的陸橋通道,同時也是陝西省第一條高速鐵路。
  “十三朝古都”西安
  西安古稱長安,地處關中平原,南靠綿延千里的秦嶺,北面則是由灃河、澇河、潏河、滈河、滻河、灞河、涇河匯聚而成的渭河,河水浩浩蕩蕩蜿蜒東去,呈現着“八水繞長安”的格局。
  車水馬龍間的鐘樓是遊客遊玩西安的必到之處。鐘樓共三層檐,覆蓋著一片片琉璃瓦,彩枋細窗、雕花門扇體現着明代建築風格。與鐘樓遙相呼應的是鼓樓,南北各懸“文武盛地”“聲聞於天”兩匾。鐘樓鼓樓的建造來源於古人“晨鐘暮鼓”的報時制度,即“朝來撞鐘,夜來擊鼓”。如今雖已失去了原有功能,但它們早就成為這座古城歷史的見證者,成為西安的文化地標。
  說到西安,秦始皇兵馬俑是這座古城享譽中外的一張亮麗名片。1961年,秦始皇陵成為第一批全國重點文物保護單位。1974年,兵馬俑在距離秦始皇陵1500米處的俑坑內被發現,其中僅一號坑就有8000多個兵馬俑。秦代工匠們將兵馬俑刻畫得栩栩如生,包括肌肉的紋理以及髮絲,每個細節都被精心雕琢。從魁梧的士兵、駿馬到各式馬車,幾千年來,兵馬俑一直在地下“守衛”着昔日繁盛的朝代。如今,秦始皇陵及兵馬俑坑都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批准列入世界遺產名錄,成為“世界第八大奇迹”。
  正如唐代詩人白居易所形容,西安城“百千家似圍棋局,十二街如種菜畦”,布局方正、道路筆直,猶如棋盤。這座擁有3000多年歷史的古都在經歷了王朝興衰、政權更替以及一次次重建后,一切對於它來說,彷彿都變得雲淡風輕。而這種氣定神閑、寵辱不驚的氣質似乎也滲透到了西安人的性格當中。
  與沉醉於長安風情的遊人不同,西安人的生活是不急不慢的。清晨的陽光剛照到護城河水面上,便有早起晨練的人開始沿着河邊慢跑。城牆下遛鳥的大爺如約而至,將自行車往路旁一放,鳥籠往樹上一掛,報紙一展,便開始與老夥計們“諞閑傳”。
  小南門有着各式早餐,汁濃香辣的胡辣湯、甜糯的蜜棗甑糕……在熱鬧的早餐攤旁,碼放着一排排凳子,供老城居民用美味的早餐喚醒一天的活力。
  “西安人的城牆下是西安人的火車,西安人不管到哪都不能不吃泡饃……”,一首《西安人的歌》讓人們看到了這座千年古都活泛的一面。但如果被問起西安到底是什麼樣的,當地人仍會覺得“熙攘繁盛,光耀萬年”才是這座城市的常態。
  “天下第一帝都”咸陽
  從西安北站乘高鐵出發只要十幾分鐘,便能抵達咸陽。
  咸陽位於陝西省八百里秦川腹地,秦始皇以咸陽為都統一古代中國,這也使得咸陽素有“天下第一帝都”之稱。《過秦論》中提到:“秦地被山帶河以為固,四塞之國也。”渭水穿南、嵕山亘北、山水俱陽,咸陽是當年秦始皇橫掃六國、一統天下的寶地。
  北緯34度32分,東經108度55分,這是咸陽市涇陽縣永樂鎮石際寺村中一座圓形高塔的位置。起初它的名字叫“3261信箱”或“3261工程”,現在的它已經被掛上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大地原點”的牌子。而作為數千年來少有的未更名的城市,咸陽這片土地同它的歷史一樣穩固而久遠。
  咸陽有很多帝王陵墓,從漢高祖長陵、漢武帝茂陵、漢景帝陽陵、唐太宗昭陵到唐高宗李治和女皇武則天合葬墓乾陵,共有27個帝王陵墓以及256個陪葬墓,形成了一片非常壯觀的陵墓群。在這些墓碑后,是塵封的歲月,它們無聲地訴說著昔日的輝煌與興盛。其中最有名的便是乾陵,行至朱雀門外的司馬道東側便可見一塊高7.53米、寬2.1米的碑體,這就是武則天的無字碑。
  夜晚是約上三兩好友到古渡廊橋散步遊玩的最佳時間。作為咸陽市地標性建築,古渡廊橋全長748米,橫跨於渭河之上,是一座秦代建築風格的雙層人行景觀廊橋。廊橋的一層供市民徒步通行,二層則是觀景平台,立於其上便可一覽浩蕩東流的渭河。
  除了古渡廊橋,周邊的清渭樓、咸陽古渡遺址博物館、渭河古渡遺址也都是值得一去的,一路下來便可知“大秦古都,德善咸陽”是怎樣一番壯麗風采。
  “青銅器之鄉”寶雞
  “尚有靈蛇下鄜畤,還征瑞寶入陳倉”是賀知章筆下的寶藏之地——寶雞。寶雞古稱陳倉、雍州、西岐,也叫西府,不僅是炎帝故里,而且也是青銅器之鄉。
  相傳唐天寶年間,范陽節度使安祿山起兵反叛,唐玄宗出逃慌不擇路時,忽然飛來兩隻山雞,引其逃入廟中躲過一劫。臨別時,唐玄宗道:“陳倉,寶地也;山鳥,神雞也。”寶雞便因此得名。
  作為青銅器之鄉,寶雞有着中國最大的青銅器博物館——寶雞青銅器博物館。踏上博物館的台階,“平台五鼎”的造型便在眼前慢慢展現。寶雞青銅器博物館三面被綠植環繞,在繁華的鬧市中更顯靜謐。
  走進博物館,1.2萬多件館藏文物以及包括折觥、厲王胡簋、牆盤、秦公鎛等120餘件一級文物陳列在眼前。正所謂“世界上凡是有博物館的地方,就有寶雞青銅器”,透過一件件精美的青銅器,可窺見那些淬火后留下的時光。“鎮館之寶”何尊重點呈現了“營建洛邑,宅茲中國”的銘文特寫,這也正是“中國”二字的由來。
  說起美食,寶雞有山有水、地產豐富,造就了獨特的西府味道。寶雞亦稱為“火車拉來的城市”,來自天南地北的人民為這座城市帶來了橫跨陝、甘、寧、川、豫等地區的美食。岐山臊子面、擀麵皮和扶風一口香,鳳翔豆花泡饃、臘汁驢肉和隴縣核桃油旋,還有千陽縣攪團……寶雞的每一個縣城都擁有着屬於自己的獨特風味。
  八百里秦川,關中平原從來不缺歷史的滄桑,而這裡的生活和美食也書寫着關中人民的豪邁與真情。
  列車沿西寶高鐵呼嘯而過,掀起的不再是沉積百年的黃土,而是獨屬於陝西的奔騰歲月。
  景點介紹
  ●大唐不夜城
  大唐不夜城位於陝西省西安市大雁塔腳下,北起大雁塔南廣場,南至唐城牆遺址,街區南北長為2100米,東西寬500米,總建築面積65萬平方米。大唐不夜城以盛唐文化為背景,唐朝元素為主線,是西安體驗唐文化的首選之地。
  ●華清宮
  華清宮也稱華清池,位於陝西省西安市臨潼區。華清宮倚靠驪峰山勢而築。華清宮始建於唐朝初期,鼎盛於唐玄宗執政之後,是當時帝王游幸的別宮。在2018中國西北旅遊營銷大會暨旅遊裝備展上,華清宮入圍“神奇西北100景”,並位居第二。
  ●法門寺
  法門寺又名“真身寶塔”,位於陝西省寶雞市,是國家5A級旅遊景區。法門寺被譽為皇家寺廟,因安置釋迦牟尼佛指骨舍利而成為佛教聖地。其中法門寺珍寶館擁有出土於法門寺地宮的2000多件大唐國寶重器。

八方來客齊聚英雄城市

  10月1日的武漢,秋高氣爽,車水馬龍。街道兩側鮮艷的五星紅旗迎風飄揚,桂花香氣四溢,一派祥和喜慶。熙熙攘攘的旅客從四面八方乘車來到武漢、武昌、漢口站,喜悅之情瀰漫在這座英雄城市裡。
  11時08分,由上海方向開來的G1773次列車緩緩駛進武漢站。列車上有一批特殊的客人,他們是援鄂醫療隊的醫生。
  武漢市江夏區第一人民醫院重症醫學科醫療護理組護士長倪寶紅等人早早地等在站台上,迎接曾經一起戰鬥的“家人”。護士蘭艷告訴筆者:“抗疫期間,我們都戴着口罩、穿着厚厚的防護服,沒有看清楚彼此的臉。這一次,我一定要好好看一看,記住他們的笑臉。”
  南京醫科大學附屬逸夫醫院醫生賈凌剛剛走下車,倪寶紅等人立刻走向前去送上鮮花。他們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雙眼濕潤。
  賈凌告訴筆者:“重回武漢,心裡特別開心。看到站台上熙熙攘攘的人流,感受到滿滿的煙火氣,真好!希望武漢越來越好!”
  “這是美麗的祖國,是我生長的地方,在這片遼闊的土地上,到處都有明媚的風光……”此時,武漢站候車室內,迴響着悠揚動聽的歌聲,大屏幕上正播放着全國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先進個人、鐵路職工、醫護人員、學生和志願者等群體代表合唱歌曲《我的祖國》的畫面。站內懸挂着紅色的中國結、紅燈籠,整個車站洋溢着濃濃的節日喜氣。
  13時38分,從廣州方向開來的G66次列車到達武漢站。不一會兒,站台上人頭攢動,熱鬧無比。
  71歲的李桂芳奶奶笑盈盈地告訴筆者:“我是湖北人,之前一直在外地。國慶黃金周,我特別想回家看看!”站在李桂芳旁邊的小夥子身形高大,是她的孫子。小夥子說:“從廣州南到武漢,坐高鐵只需要3個半小時,非常快。奶奶年齡大了,我們專門選擇高鐵出行,既方便又舒心。”
  15時14分,從北京方向開來的G405次列車駛入武漢站。旅客陳磊拖着行李箱喜氣洋洋地出站:“我這次來武漢旅遊,就是要看看黃鶴樓、古琴台、東湖,去戶部巷嘗嘗武漢美食熱乾麵、鴨脖子,聆聽武漢這座英雄城市的故事。”
  武漢“重啟”后,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積極推動復工復產、疫后重振。今年中秋國慶假期,武漢局集團公司抓住湖北省A級旅遊景區免門票的時機,全力做好日常客運生產組織,確保旅客運輸平穩有序。

出發!春天的列車

乘務員為援鄂醫療隊返程提供服務。黃 潔 攝
返程的援鄂醫療隊隊員在武漢站合影留念。秦 濤 攝
防疫人員對動車組進行消殺。胡 浩 攝
漢口站消殺作業。鄒 正 攝
武漢北編組站一派繁忙景象。 王世煒 攝
武漢動車段配屬的動車組列車整裝待發。孫忠秀 攝
武漢站客運員組織旅客有序乘降。秦 濤 攝
  4月8日0時起,武漢市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武漢市各鐵路客運站恢復辦理客運出發業務,一趟趟開往春天的列車正在為這座英雄城市“重啟”增添蓬勃力量。
  武漢是英雄的城市,武漢人民是英雄的人民。
  這裡是辛亥首義之城,是1938年武漢會戰期間中國的抗戰中心,也是戰勝了1954年、1998年大洪水的城市。2020年戰“疫”,武漢成為決戰之地,成功阻斷新冠肺炎疫情的傳播,必將再一次被載入英雄史冊!
  鐵路與武漢生死相依、共興共榮。新冠肺炎疫情來襲,鐵路人始終與武漢人民並肩戰鬥、守望相助。一趟趟列車日夜奔馳,搶運生活物資、搶運防疫物資、搶運醫護人員,搭建起生命綠色通道;一次次熱情服務,監測體溫、關閉通道、免費退票,築牢鐵路防疫戰線;一個個愛心故事,志願活動、服務社區、捐款資助,彰顯了鐵路人的熱情擔當。在祖國大地上,鐵路大動脈挺起了鋼鐵脊樑。
  在黨中央的堅強領導下,以武漢為主戰場的全國本土疫情傳播基本阻斷。武漢,這座英雄的城市開始“重啟”!
  在疫情防控取得階段性重要成效的時候,經黨中央批准,離漢離鄂通道管控逐步解除。武漢市從3月28日起正式恢復各火車站到達業務、4月8日0時起恢復各火車站出發業務。這是武漢從“按住暫停”向“重啟恢復”轉變的一個重要標誌,是落實黨中央決策部署,推動返鄉返崗、復工復產,恢復城市功能、促進經濟社會發展的一個具體行動。
  武漢“重啟恢復”,鐵路時刻準備着。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在堅持日常消毒的基礎上,對所有客運車站進行一次全面衛生整治和深度消殺,合理設置健康碼核驗場所和留驗站,安裝進出站紅外測溫儀及測溫設施;對所有動車組、普速客車進行全覆蓋消毒,對客運乘務人員全部進行核酸檢測,對機車乘務員、列車乘務員進行集中管理、健康監測,一切只為旅客出行更加平安、有序、溫馨,體驗更加美好。
  “武漢,我們回來了!”3月28日0時24分,西安開往廣州的K81次列車緩緩停靠武昌站,武昌、漢口、武漢三大火車站在停運65天後,正式恢復客運到達業務,重新開啟了滯留在外人員搭乘火車“回家”的通道。
  流動的列車、開放的站房,讓武漢未來之路暢通無礙,千萬人將在這片熱土上繼續“造夢”“逐夢”“圓夢”。3月28日,一陣陣鳴笛聲在武漢、漢口、武昌三大火車站響起:D9302次列車載着577名旅客來了;G6860次列車開過來了,到達旅客798名;G1112次列車來了,將滯留在廣東的240名旅客送回武漢……當天便有6萬餘名滯留在外的湖北父老鄉親乘坐列車從全國各地返程回家。
  春暖花開,好消息也接踵而來,全國人民時刻牽挂的武漢已經“重啟”,逐漸恢復的交通就像跳動的脈搏,彰顯出蓬勃力量,為英雄城市輸送着新鮮的血液。
  3月28日10時,X8015/8016次中歐班列(武漢)運載50隻集裝箱從中鐵聯集武漢中心站始發,駛往德國杜伊斯堡。這是疫情防控以來從武漢開出的首趟中歐班列,標誌着中歐班列(武漢)恢復常態化運營。
  一趟趟煤炭、礦石專列開往電廠和企業,一批批化肥、農資機械發往祖國各地……在荊楚大地綿延千里的鐵道線上,武漢局集團公司大力開行汽車運輸專列、煤炭列車、農支快車、水果冷鏈專列、鐵水聯運列車等,晝夜不息地運輸物資,為經濟社會發展提供可靠運輸保障。
  歷盡千帆,極目楚天,信心與希望在春天裡升騰……恢復經濟社會秩序,交通運輸是“先行官”。鐵路客運業務的恢復,聚集融合人流、物流、信息流,很快會讓武漢這座英雄城市重現萬家燈火、車水馬龍的繁榮景象,煥發出新的生機和風采!(秦濤)

武漢 重啟

藍天救援隊消殺人員在漢口站內進行消殺工作。
藍天救援隊消殺人員在漢口站內進行消殺工作。
動車組列車整齊地停放在武漢動車段存車線上。
  3月20日,武漢晴,微風。
  中國鐵路武漢局集團有限公司漢口站的站前廣場上,環衛工人正在清潔地面。不遠處的公交站場內,610路公交車正準備上線試跑。和煦的春風吹散陰霾,武漢正在慢慢蘇醒。
  火車站內,客運值班員肖祺在一號站台立崗接車。15時08分,重慶開往上海虹橋的D2218/2215次列車經停漢口站。疫情防控期間,站台上沒有旅客上下車。“稍有不同的是,原先空蕩的車廂內,這些天有了少許旅客,應該是返崗復工人員。”肖祺與列車長交接完后,目送列車安全駛離。10分鐘后,站台上迎來了一隊身着防護服的專業消殺人員。
  當日,來自全國各地的近60名藍天救援隊隊員齊聚漢口站,開始對這座關閉了58天的火車站開展消殺工作。漢口站內,藍天救援隊隊員身背二氧化氯消毒液、手執雙管脈衝彌霧機,對進站通道、候車大廳、站台及電梯、座椅等公共場所和設施進行全面消殺,並對旅客接觸頻次較高的安檢儀、進站閘機以及售票廳、出站口等旅客相對密集處所進行深度消殺,確保這座單日旅客發送曾達近16萬人次的交通樞紐在消殺環節不留死角、不留盲區。
  這場“消殺戰役”提示着大家,被疫情打亂的生活正逐漸回歸,復工復產的號角已經吹響。
  3月19日,湖北首批開往廣東的2趟返崗復工高鐵專列先後從漢口站管轄的荊州站開出,定點輸送1600多名荊州籍務工人員到廣東企業返崗復工。當天13時24分和15時13分,在荊州站工作人員準確引導下,務工人員通過綠色通道進行紅外測溫、安檢后,快速進站上車,1631名務工人員分別免費乘坐G4368次、G4318次列車駛離荊州。
  3月21日16時51分,十堰開往漢口的G6846次列車停靠漢口站14站台,該趟列車是新冠肺炎疫情發生后首個由外地“點對點”開往武漢地區的復工專列。車上1013名旅客全部是武漢市東風本田汽車有限公司的員工,到站后乘坐大巴直達廠區。
  沉寂了兩個月的漢口站內,列車出發、到達,有序復工復產的腳步正在加快。
  3月23日中午,漢口站迎來一批尊貴的客人。江蘇省援鄂醫療隊84名醫護人員抵達漢口站,乘坐D3074次列車返回家鄉。連日來,援鄂醫療團隊分批撤離,這些曾為武漢抗擊疫情而奮戰的白衣戰士凱旋宣告疫情防控已取得關鍵勝利。
  當前,以武漢市為主戰場的全國本土疫情傳播已基本阻斷。3月24日,湖北省新型冠狀病毒感染肺炎疫情防控指揮部發布通告:從3月25日零時起,武漢市以外地區解除離鄂通道管控,有序恢復對外交通;4月8日零時起,武漢市解除離漢離鄂通道管控措施,有序恢復對外交通,離漢離鄂人員憑湖北健康碼“綠碼”安全有序流動。根據通告內容,武漢局集團公司管內各車站逐步恢復客運業務。
  迎着春光,一座沉寂的城市正在這個春天中蘇醒。很快,火車站裡又將人頭攢動,過江大橋上將重現車水馬龍,那個燈火璀璨的武漢正在恢復成大家熟悉的模樣。

成貴高鐵:腳步越來越近

 

  11月27日8時30分,成貴高鐵宜賓至貴陽段,進入運行試驗階段。試驗高速列車從貴陽北站駛出,穿過鴨池河特大橋,捎上烏江源百里畫廊的清風,裹挾着百里杜鵑的花香,在畢節停留片刻后鳴笛啟程,帶着畢節人的光榮與夢想,一路風馳電掣駛向遠方。
  
  一趟趟“和諧號”試驗高鐵駛過,畢節900多萬各族兒女歡欣鼓舞,花海畢節“熱血沸騰”。
  
  成貴高鐵的腳步越來越近,讓地處烏蒙山腹地的畢節試驗區從此邁入一個嶄新的時代!
  
  “成貴高鐵開通后,從成都到海子兩個多小時就到了,會有很多人來這裡避暑。”黔西縣林泉鎮海子社區的羅紅衛,想借高鐵開通之機“跨界”做民宿。他說:“畢節的綠水青山,歡迎八方來客。”
  
  “以前,受制於交通,發展面臨種種困難。隨着高鐵的開通,鄉村旅遊將迎來新機遇。”黔西縣蓮城街道坪子社區的高紅林滿懷信心地說。
  
  談起即將開通的高鐵,成貴高鐵大方站的幾名本地工人也議論開來:
  
  “畢節通了高鐵,我們是真的驕傲。”
  
  “一定要買到首趟列車的票,上雲南下四川,去感受一下交通帶來的便捷生活。”
  
  “要借高鐵的東風,抓住發展機遇。”
  
  ……
  
  高鐵從夢想之中一路呼嘯駛來,不僅讓畢節試驗區與雲南、四川等地的時空距離悄然縮短,也讓畢節與省城貴陽的通聯更加便捷。有了高鐵的支撐,畢節的立體交通網絡加速成形,畢節得天獨厚的區位優勢愈發凸顯。
  
  萬眾矚目下,曾備受交通條件掣肘的畢節,一步步扯掉矇著的面紗,逢山劈山,遇水搭橋,暢通無阻,聯通全國,駛向世界。
  
  “洞天福地、花海畢節”的形象愈加清晰起來。
  
  綠水青山、風光旖旎,空氣清新、氣候涼爽,人傑地靈、物華天寶……畢節的好,一口氣說不完。乘上高鐵,2個小時左右的時間,成都的遊客就可以到畢節呼吸新鮮空氣,賞四季花海,游天下“第一洞”,品高山生態有機茶,吃長桌宴;按捺不住激動心情的畢節人則可以去成都、貴陽聚會約飯,到溫州、上海購物遊玩……
  
  “高鐵作媒”,通達的高鐵交通網縮短了城市間的時空距離,“花海畢節”“烏蒙山寶”的品牌魅力愈發熠熠生輝。
  
  打開交通地圖:高速公路、高速鐵路、航線匯聚畢節,位於西南腹地,處於川、滇、黔三省交通要衝的畢節試驗區,享受着“居要”帶來的便捷和惠利。
  
  曾幾何時,被藏在萬重山深處,擁有眾多“國”字號優質資源的畢節,卻養在深閨,無人欣賞。
  
  很長的一段時間,交通的閉塞之於畢節,如同一把無形的枷鎖,鎖住了山裡人的激情和憧憬。但畢節人“志越千山”的夢想和志向從未改變。
  
  從古驛道上的馬蹄絕響,到國道、省道的九曲迴腸;從大納公路、貴畢公路的車來車往,到縣縣通高速的風馳電掣;從單一行駛汽車的公路,到高速、高鐵、航空的立體呈現……
  
  彷彿是轉瞬之間,貴畢公路上的喇叭聲猶在耳,杭瑞高速公路上的汽車身影就打破了畢節沒有通高速公路的歷史;來自北京的航班還未“混熟臉”,縣縣暢通的高速公路上早已車水馬龍;內江至昆明鐵路剛結束鐵路只“過境”畢節的尷尬,接踵而至的就有黃桶至織金鐵路、林歹至織金鐵路、織金至納雍鐵路、織金至畢節鐵路……
  
  青山遮不住,高路入雲端。在交通大動脈暢通無阻時,畢節境內的各國省幹道,縣鄉幹道,通村、通組路等“毛細血管”早已“串”起了畢節的村村寨寨,“網”住了畢節的山山水水。
  
  畢節從普通鐵路到高速鐵路,從高等級公路到高速公路,從一條航線到23條航線,一體化的立體交通網覆蓋烏蒙大地。如今,畢節市高速公路通車裡程已達981公里,鐵路運營里程413公里,飛雄機場開通23條城市航線,實施普通國省道提等改造990公里,完成了農村“組組通”硬化道路建設14640公里,成貴高鐵即將駛來……
  
  隨着“和諧號”高鐵一路飛馳,畢節承東啟西、接北通南的區域優勢正在凸顯:
  
  向東可融入“黔中經濟圈”“泛珠三角經濟圈”直至“海上絲綢之路”,向南可與六盤水、黔西南攜手構築“畢水興經濟帶”,向西可融入“滇中經濟圈”、走向東南亞,向北,可融入“絲綢之路經濟帶”“長江經濟帶”和“成渝經濟圈”,並以此為基礎,深度融入“一帶一路”,譜寫跨越發展新篇章。
  
  在畢節試驗區“確保高質量打贏脫貧攻堅戰,努力建設貫徹新發展理念示範區”的關鍵時刻,高鐵必將為試驗區發展帶來新的契機。

百年滇越鐵路國門第一崗:安全是國門道口第一任務

  天剛亮,李永柱就站在滇越鐵路中越鐵路橋道口,清掃道口板上和輪緣槽內的雜物,沿鐵道線進行巡視……8時20分,將有一趟中越國際聯運從越南老街開進中國河口站,“必須在火車來臨前確保鐵路道口的安全順暢。”
  
  近日,記者探訪百年滇越鐵路,位於雲南省河口縣的中越鐵路橋道口是滇越鐵路進入中國的第一崗,這個道口常年車水馬龍、遊客如織,值守人員將安全視為第一任務。
  
  1910年通車的滇越鐵路,連通中國昆明至越南海防港,是中國第一條跨境鐵路,至今仍是中國西南地區連通越南,輻射東南亞市場最便捷的陸路出海通道。
  
  李永柱是滇越鐵路中越大橋道口的一名值守人,“每天有10趟火車通過道口,總要清掃巡視10次以上,才能確保道口安全順暢。”有時過往列車較多,他要到凌晨1、2點才能回家。
  
  中午時分,另一名道口值守人劉鴻兵前來替換李永柱。劉鴻兵時刻注意着道口附近,將隨意停放的載貨單車勸離。道口靠近河口口岸,來往的越南商人常用改裝自行車拉運零散貨物,不時會停放在道口附近。
  
  “一輛改裝自行車可以運載數百公斤貨物,稍不留意就會連車帶貨傾倒在地。”劉鴻兵說,“如果貨物自行車和貨物倒在道口,清理不及時,會造成安全隱患。”
  
  記者在中越大橋道口看到,這裡鄰近河口異域風情街,走幾步路就是中國國家一類口岸河口口岸,從道口經過的遊客、貨車、車輛非常多。
  
  在繁忙的口岸,人們總是很趕時間。有時警示鈴響了,火車即將通過,還有人要搶越道口,劉鴻兵會立即阻止。遇到聽不懂中國話的越南人,他會用簡單的越南話上前勸阻。
  
  中越邊境小城河口雖比不上繁華都市,卻也熱熱鬧鬧,人氣旺盛。望着商旅們或繁忙或喜悅的生活,劉鴻兵明白,自己的職責就是守衛好這個道口,讓每一趟列車安全通過。他說,“安全是國門道口的第一任務。”

鐵路,改變了人類社會的時空觀念

 

  中國是世界上高速鐵路運營里程最長、在建規模最大、商業運營速度最快、高鐵技術最全面、運營場景和管理經驗最豐富的國家。高鐵拉近了城市間的時空距離,讓城市進一步緊密相連,讓流動的中國更具繁榮發展的活力。(中國鐵路)
  
  從我國歷史上第一條唐胥鐵路到現在八縱八橫的鐵路網,從時速不到120km/h的“老綠皮車”到現在時速350km/h的復興號動車組列車,中國鐵路尤其是中國高鐵的發展讓世界為之驚嘆。我們擁有世界上歷程最長、分佈最密、運行最快、設備最先進的鐵路網。鐵路對我們社會和生活帶來了哪些變化呢?
  
  首先,火車改變了社會的時間觀念。細心的朋友會發現,各地的火車站都有一個顯眼的大鐘樓,這一建築風格具有它獨特的歷史地位與意義。原來在火車出現之前,人們使用的是當地時間。在地上戳一根棍,陽光照下來,這跟棍兒影子最短的時候,就是中午十二點,但因地而異。有了火車之後,就必須有一張統一的火車時刻表,我國是以北京時間為標準,老百姓為了準點趕火車,逐步養成了守時的觀念。高鐵時代的到來,將列車的高速性、準時性提升到一個嶄新的高度。雖然今天的高鐵站不再以大鐘樓為唯一的建築風格,但是火車對社會時間觀念的改變已經在人們心中根深蒂固。
  
  其次,火車推動了城市化進程。每座城市火車站誕生初期都會配套汽車站,圍繞客運業務出現了餐飲、住宿等服務,火車站一般都是社情最為複雜的地方,站前廣場往往是車水馬龍、人氣旺盛。目前,隨着高鐵線路的延伸、高鐵站的建成,高鐵站周圍成為了一些商家投資的熱土,由此生活圈與商業圈逐步形成,車站周圍開始出現商業廣場、醫院、學校等,小區功能逐步成熟,環境逐步改善,形成本城市的商業次中心。相信在未來,如果高鐵通勤能成為現實,一些高鐵新區可以成為相鄰更大體量經濟體的衛星城。
  
  由此可見,鐵路的發展從時間與空間上無時無刻改變着社會,影響着人們生活,黨的十九大報告首次提出建設“交通強國”的目標,這對鐵路來說既是鼓舞也是鞭策。鐵路人有信心打造出更加安全可靠、便捷暢通、經濟高效、綠色低碳、智慧網聯的高速網絡,為“交通強國,鐵路先行”交上一份滿意的答卷!(作者:肖孟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