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節我們在崗 守護萬家燈火

  舊歲已展千重錦,新年再進百尺竿。今年是一個與眾不同的春節,針對當前疫情防控形勢,多地提倡就地過年,發出了“非必要不返鄉”的倡議。往年,許多異地工作的鐵路職工也許已經踏上了回鄉的路途,而如今,他們積極響應號召,留在了遠離家鄉的班組、工區,書寫着“萬家燈火我守護”的堅定擔當。家是最小國,國是千萬家,無論是為了“小家”還是“大家”,我們都需要繼續努力加油,鞏固來之不易的抗疫成果。值此之際,向每一名選擇就地過年、堅守崗位的職工緻以最大的敬意!
2月2日,綿陽工務段開展“送福送春聯”活動,為閬中線路車間和橋路車間職工送去新春祝福。李 鍇 攝
2月7日,成都工務段龍潭寺巡養工區職工懸挂燈籠、張貼春聯。青 堯 攝
2月7日,烏魯木齊西站運轉車間乙班調車組職工正在編組場上作業。本報記者 關擁軍 攝
2月4日,信陽工務段團委組織開展“團情陪伴·共度春節”活動。於海龍 攝
2月3日,曲靖工務段紅果線路車間沙沱線路維修工區職工祝賀在工區結婚的新人。 楊永全 攝
  新春寄語
  ●平頂山東站運轉車間車站值班員 張詩奇
  今年春節我在車站信號樓崗位上度過,這也是我第一次離開河北唐山老家在異地過春節。雖然心中期盼與家人團聚,但為了鞏固抗疫成果,我選擇響應號召、堅守崗位。祝願父母身體健康,春節快樂!等到春暖花開時,我們再相聚!
  ●海拉爾工務段完工線路車間線路工 王金寧
  時光飛逝,歲月如梭,新的一年已經到來。我想對遠在家鄉的父母說一聲抱歉,兒子在崗位上不能回去陪你們。我在單位挺好的,不用總擔心我,祝願你們在新的一年裡身體健康,萬事順利。
  ●南寧東站“劉三姐”服務台客運員 謝茵羽
  我所在的“劉三姐”服務台為旅客提供“愛心服務台”“貼心服務隊”“暖心候車區”“放心寄存處”“省心一卡通”的“五心”服務,還與地鐵、汽車客運站等單位組成“四方聯動服務小組”,為重點旅客做好高鐵、地鐵、大巴、出租車的無縫換乘服務。新的一年裡,我會繼續保持微笑服務,把“服務與山水同美”的形象展示給大家。
  ●廣州北車輛段廣北北運用車間檢車員 賈政達
  因為對鐵路的熱愛,我從遙遠的東北來到了廣州工作。今年是我入職的第一年,為響應就地過年的號召,我就不回家與親人團聚了。新的一年,我最大的願望是疫情能夠早日過去,年底可以回家看看父母。
  ●吉林客運段動車隊列車員 劉 影
  今年因為疫情,我們的責任和壓力比以往更大,必須要守好列車平安線,全心全意為旅客打造溫馨旅途。春節之際,對親人的思念之情愈發濃烈。無論自己多大年紀,我最惦記的就是父母。今年我不能回家陪父母一起過年了,就買了一些年貨快遞迴家,代表了我的心意。希望爸爸媽媽開心快樂、身體健康,等我回家。
  ●漢中車務段駐勉縣唐家灣村第一書記 陳 罡
  2020年,我們對口幫扶的唐家灣村實現了全部脫貧。2021年,對唐家灣村來說是一個新起點,鄉村振興還需要我們繼續努力。希望新的一年,疫情儘快過去,唐家灣村的生態環境越來越好,產業發展越來越旺,鄉親們的日子越來越幸福!也祝願我的家人在牛年裡身體健康、工作順利、學業有成!

北盤江大橋上的擺渡人

吳猛(左)和工友正在對橋樑進行全面檢查。
烈日中,吳猛汗如雨下。
崇山峻岭中的北盤江大橋。
吳猛(左)拉着工友韓興排的手小心翼翼地前行。
  烏蒙山峭壁聳立,北盤江蜿蜒其中,地險天成。
  在這天塹中,水紅鐵路北盤江大橋臨江飛跨,成為山裡人安全外出的天路。
  為了守護好這道把天塹變為通途的“飛虹”,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曲靖工務段專門為大橋設崗定職。
  在崇山峻岭間,守橋職工用辛勤的汗水譜寫出一曲奉獻之歌。
  烏蒙山峭壁聳立,北盤江蜿蜒其中,地險天成。然而,天險阻不住交通,水紅鐵路(六盤水至紅果)北盤江大橋一橋飛架。多年來,臨江飛跨的長虹既是山間令人驚嘆的一道風景,又是山裡人安全外出的一條“天路”。
  為了守護好這道把天塹變為通途的“飛虹”,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曲靖工務段專門為大橋設崗定職。
  “一定要走鐵路兩邊的步行板,不能走枕木頭,更不能走道心。”這句話對守護大橋的韓興排而言,已經說了上千遍了。
  韓興排是曲靖工務段發耳工務車間三家寨線路維修工區的一名線路工,他和同事郭明生常年駐守在北盤江大橋上,每天不僅要巡查大橋,而且要提醒過往的行人注意安全。要是遇到老弱病殘等特殊人群,他倆還要護送他們安全離開大橋,被附近村民親切地稱為“擺渡人”。
  北盤江大橋是世界上第一座上承式推力轉體鐵路拱橋,是水紅鐵路最有代表性的建築,也是當地有名的風景點。大橋每天有近30趟列車通過,“鐵路迷”最愛的“網紅”小慢車就從這座大橋經過。
  8月11日這天,郭明生家裡有事,工區臨時安排“95后”青年職工吳猛替班。2018年入路的大學畢業生吳猛是發耳工務車間發耳線路維修工區的一名職工,能吃苦愛學習的他主動申請和韓師傅一起守橋。
  “很多人覺得守橋很輕鬆,其實真的好難!”順着橋樑中部檢查至橋頭,吳猛早已汗如雨下,“這個工作需要的不僅是較強橋路專業能力,還要有很強的責任心。”
  “每天通過大橋的人多,特別是遇到趕集或村裡辦紅白喜事,我們就得特別小心,只要有人通過,我們都要反覆提醒!”韓興排說,“時間長了,我們與村民們漸漸熟悉。他們逐漸養成了一定的防範意識,知道火車來了該讓火車通過再走。所以,10多年來這裡沒有發生過任何事故。”
  從橋頭遠遠望去,橋尾住着30來戶人家,據當地村民介紹,以前大家要繞6公里多山間小路才能出村,後來因為方便和安全,大橋漸漸成了出村的唯一通道。
  北盤江上冬天風大、夏天炎熱,風大時吹得人站不穩,氣溫高時熱得人心慌氣短。不過,這些都不是最難的,韓興排說:“村子里有兩個70多歲的老人,腿腳不便、耳朵眼睛也不好使,每次護送他們過橋要40多分鐘,如果再遇上村子里辦事,難免讓人感到分身乏術。”
  說著,韓興排狠狠地喝下一大口水,汗水已經濕透了衣服,“其實累點苦點都不怕,怕就怕那些喝了酒頭腦不清醒,也不聽勸阻的人。”這樣的情況不多,卻讓韓興排每一次都捏把冷汗。他說,去年3月初,一個酒醉的年輕人跌跌撞撞進入護欄且走上道心,當時火車已經從臨站發出接近預告,韓興排正好在大橋的另一端,他拚命地邊跑邊喊,終於趕在車來之前把醉漢安全地拖到線路旁的路肩上。
  “多虧列車車速慢,加上大橋處於直線地段,視野好。”韓興排慶幸地說。他來守橋之前已經幹了20多年巡道工作,經驗豐富和處置得當讓他成了一個優秀的“擺渡人”和守望者。為了更好地守護大橋、守護村民,他一有機會就不厭其煩地向過橋人灌輸安全常識,警醒他們愛護自己、愛護鐵路。
  據韓興排介紹,最多的時候一天有幾十撥人從橋上過。遇到這種情況,為了守衛安全、守護暢通,他們就會忙得從早到晚來回奔波,有的時候甚至飯都顧不上吃。
  守護了鐵路半輩子,韓興排對安全始終保持着一種崇高的敬畏之情,今年52歲的他耐心細心地守護着大橋、守護着村民。守着守着,大山深處、北盤江上,他不知不覺成了深受村民喜愛的安全“擺渡人”。
  本文圖片均由楊永全攝

“幸福使者”常駐烏蒙山

■製圖 劉坤弟
  8月13日,北盤江沿着青翠的烏蒙山靜靜流淌,威舍開往六盤水的60836082次公益性“慢火車”穩穩向前行駛。車廂里不時傳來清亮的山歌,旅途頓時變得“有聲有色”。
  60836082、60816084次公益性“慢火車”途經貴州最貧困的烏蒙山區,是山區老鄉走出山門邁向幸福的“金橋”。這天,前來坐車的除了提着菜籃、背着背簍去縣城集市賣菜的老鄉,還有拎着大包小包回娘家探親的一家四口、相約去隔壁村莊走親戚的嬸嬸阿姨、暑假回家的學子……“慢火車”滿載濃濃鄉情,用堅守和溫情托舉着老鄉們的幸福夢,成了他們靠得住的“幸福使者”。
  56歲的劉貴書是這趟車的老熟人。她家裡種了花生、玉米、洋蒿、紅薯、四季豆,還有楊梅、桃子、柿子等果樹。每天早上,她和老伴下田採摘新鮮的果蔬,裝筐後步行20分鐘來到營街站,乘坐60836082次列車前往六盤水站。下車后,他們到車站旁的居民區菜市賣菜,第二天再乘坐60816084次列車返回營街。每次外出賣菜,他們都能賺兩三百元錢。“我們村吃飯都指望這趟車,家裡的瓜果蔬菜想要賣個好價錢,都得坐車去趕威舍、紅果等城鎮的集市。坐着火車去賣菜,每家每年能增加七八千元收入。”劉貴書說。
  進入汛期,這趟車有時不得不根據雨情主動避險暫時停開。這讓劉貴書近來多了樁心事,她既盼着老天爺多下雨澆灌農田,又擔心雨多了影響列車開行,實在左右為難。“我想讓這趟車長長久久地開下去,我好給孫子攢點學費。”劉貴書看着身旁倚着背簍的孫子笑着說道。
  經常和劉貴書一起賣菜的彭元賢今天沒背背簍,而是和同行的姑嫂妯娌輕鬆地唱起了山歌。原來,她們相約前往鄰村,吃親戚孩子的滿月酒。乘火車出行比汽車便宜很多,一向是她們走親訪友的首選。
  一路歌聲一路情,“慢火車”就這樣承載着老鄉們對幸福生活的嚮往,在山城之間牽線搭橋、奔馳不息。
  小檔案
  威舍至六盤水60836082、60816084次列車2009年7月開行,運行於水紅線,全程234公里,共有7節車廂,最高票價27.5元,最低票價4元。該趟列車還套跑昆明至紅果56525651次。列車被沿線山區布依族、彝族等少數民族群眾稱為經商購物、務工求學、走親訪友的“便民公交車”,也是種植蔬果老鄉們的“脫貧致富車”。
  列車運行線路:威舍站、小雨谷站、威箐站、紅果站、沙坨站、花家莊站、平田站、盤關站、月亮田站、柏果站、大營乘降所、松河站、雨格站、三家寨站、茅草坪站、營街站、發耳站、都格站、白雞坡站、玉舍站、夾溝乘降所、六盤水站。

後浪奔涌 青春護橋

盤關橋路維修工區4名“90”后職工正在立崗接車。楊永全 攝
  在貴州烏蒙群山深處,水紅鐵路(六盤水至紅果)猶如巨龍一般蜿蜒盤旋。在水紅鐵路98公里處的松河站四線橋上,有這樣一群“後浪”,他們朝氣蓬勃、風華正茂,將自己的熱血和青春揮灑在熾熱的鋼軌上……
  “0.3毫米,0.1毫米、0毫米……”5月14日7時許,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曲靖工務段盤關橋路維修工區工長張貴富早早來到辦公室,對一組組數據進行對比、分析、研判……雖然對這座橋早已熟悉無比,但他從來不因熟悉而減少對這座大橋的關注。
  在貴州烏蒙群山深處,水紅鐵路(六盤水至紅果)猶如巨龍一般蜿蜒盤旋。8時,在水紅鐵路98公里處的松河站四線橋上,張貴富帶領3名“90后”同事循例對大橋進行檢查。
  “每一次車來之前半小時我們都要對大橋進行全面檢查,確認一切數據正常后才能放行列車。”“90后”小夥子張貴富當工班長已經有3年多了,與大山相伴的日子裡,他守護着大橋的安全,大橋也見證了他的成長。
  張貴富的護橋小分隊里,除了2名“80”后,盤關橋路維修工區其他10名職工均為“90后”,平均年齡只有27歲。最小的是來自陝西的“95后”程揚,是2017年入路的大學畢業生。為調節休息時間,他們分為3個小組,實行兩班倒。
  5月14日這天,剛好輪到張貴富、程揚和蔡亞坤、鄧常港的白班。“白天檢查風險會小些,但是值守時間長,檢查頻次也較高。特別是節假日期間,平均30分鐘就有一趟車經過。”張貴富說。
  白班是8時至22時,最多時候有25趟車,夜班車多時也超過10趟。一天下來,他們要在高10餘米的橋墩上測量420次,彎腰檢查軌道1300多次。
  他們不僅對四線橋1、2、3、4號墩的梁體、墩支座、鋼支墩及梁端縫等12個關鍵部位進行測量,而且要對松河站4股道的幾何尺寸進行檢測,通過分析每一個數據變化來判定大橋是否安全。
  “橋樑的一絲一毫變化都牽動我們的神經,我們嚴格按規定記錄和觀察大橋,用心守護大橋安全。”張貴富說。
  四季更替、斗轉星移,大橋自巋然不動,張貴富他們卻圍着大橋忙得團團轉。談起“守橋”的難處,張貴富認為最難的要數雨夜檢查,因為高空作業穿雨衣和打傘都不方便,安全風險也很大。
  話音未落,一旁的蔡亞坤忍不住接過話茬:“五一勞動節當天,我就在檢查時遇上了大雨,其實當時更多考慮雨水對橋樑的影響和高空作業風險,一身水一身泥都是次要的。”說著,他微笑着拍了拍微微凸出的肚子。“那天上班前本想加件衣服,但是覺得自己太胖了,擔心進入僅有0.36平方米的檢查孔太難。”
  說到難處,大家相視一笑,異口同聲地說:“吃飯!”由於通過列車多集中在中午時段,他們總是把午飯時間安排在14時以後。“其實我們橋隧工早已習慣不按點吃飯了。如果每天檢查能及時發現問題並整改,讓每一趟火車都能安安全全地通過,辛苦點算不了什麼。”說到這裡,工作7年未出現任何紕漏的張貴富顯得十分自豪。
  說話間,對講機里傳來6061次旅客列車預告的聲音,4名年輕人立即帶上道尺、直尺、記錄簿等工具奔向四線橋……

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公司 關於部分旅客列車開行的公告

1.       昆明~攀枝花6162/1次運行區段調整為昆明~元謀西,車次改為7466/5次。自5月25日起開行昆明~元謀西7466/5次列車。

2.       6月1日至6月29日增開昆明南~大理間 D9103/2/3 D9108/5/8、D9107/6/7 D9112/09/12、昆明南—大理 D9115/4/5次。

3.       6月2日至6月30日增開大理~普者黑間D9104/1/4 D9111/0/1次、 大理—昆明南 D9116/3/6 次。

4.       自5月25日起增開昆明—紅果5652次,5月26日起增開紅果—昆明5651次。

5.       自5月23日起開行麗江~大理K9622/1次。

6.       自6月21日起開行麗江—昆明K9688/5次。

 

 

 信息隨時變化,鐵路部門提醒廣大旅客,相關列車運行信息以車站公告為準。請旅客密切關注12306鐵路客服網站,了解最新列車運行動態,合理安排行程。


烏蒙深處畫中游

列車經過時,作業人員提前下道並列隊接車。
排查人員置身在花海中,步履輕盈。
排查人員趴在鋼軌上查看線路軌向情況。
  水紅鐵路位於貴州省水城縣境內,屬於典型的山區鐵路,線路幾乎是“掛”在綿延起伏的烏蒙群山間,沿線遍及大溝谷、鬆散岩層、高陡邊坡。
  在烏蒙山的崇山峻岭間,有這樣一群“黃馬褂”,他們用雙腳丈量夢想,保護着旅客的出行安全。
  芬芳4月,桃花盛開;微風拂過,花雨陣陣。
  4月13日9時許,烏蒙山深處的水紅鐵路62公里處,中國鐵路昆明局集團有限公司曲靖工務段紅果橋檢工區的10餘名“90后”職工穿梭在鐵路沿線的萬畝桃花林中,粉紅色的桃花與橘黃色的工裝點亮了大山。
  3月31日18時起,昆明局集團公司正式啟動2020年防洪工作,比往年提前一個月進入防洪應戰狀態。帶着護衛山區鐵路運行安全的重任,紅果橋檢工區的“黃馬褂”不知不覺走進了畫中。
  “王琪,攀爬檢查時應注意什麼?”“踩穩抓牢,回答完畢!”出發前,工長尹崇貴用提問來代替安全提示,“95后”職工王琪心領神會、對答如流。經過近2年的鍛煉,這個2018年入路的大學畢業生已經從當初的學生娃變成了如今的鐵路人,面對大自然的美麗畫卷,他學會了淡定又從容地透過美麗看風險。
  水紅鐵路位於貴州省水城縣境內,屬於典型的山區鐵路。這裡的線路幾乎是“掛”在綿延起伏的烏蒙群山間,沿線遍及大溝谷、鬆散岩層、高陡邊坡,抓實安全檢查尤為重要。
  “檢查不是走一遍鐵路那麼簡單,我們不僅能發現新問題,也要對照問題清單進行現場精準研判。”尹崇貴說。春天是線路檢查的黃金季節,為徹底“揪出”設備隱患,他們每日都制訂好詳細的檢查方案和問題清單,劃分小單元格實施,明確檢查必須按照“河到岸、涵到內、溝到頭、坡到頂”的原則,及時進行班前分析和班后總結,務求不負春光不誤安全。
  “來,把護坡上的石塊、枯枝和白色垃圾清理一下。”11時26分,在水紅線67公里100米左側的高陡坡上,尹崇貴發現問題后立即組織護坡檢查組成員進行清理,並掏出隨身攜帶的筆記本做好記錄。
  踏着春光,他們此行的主要任務是檢查鐵路沿線護坡、擋牆、排水設施等抗洪設備是否完好、危石危樹是否對鐵路安全構成威脅,周邊山勢、地質情況如何等,現場能處理的問題就地解決,不能處理的問題詳細記錄上報,明確責任人後納入限期整改,力爭汛前實現“路通、坡凈、水暢、岩清”。
  “大家檢查仔細點,再堅持一下,還有最後一公里。”一路上山下溝,看到大家露出了疲態,跟班檢查的紅果橋路車間黨支部書記張碩趕緊鼓勵大家。說話間,一陣清風襲來,送來絲絲涼爽,抖落片片花瓣,大家頓時精神一振:12公里的“長征路”眼看就要“船到碼頭車到站”,他們必須查好最後一公里。
  就這樣,這群“黃馬褂”身在畫中、心繫安全,一路踏着春景抓緊排查整治鐵路沿線的溝渠、護坡等,沐着春風堅定不移地穿過一個個隧道、翻過一座座高山……一方面打牢疫情防控期間列車安全基礎,另一方面為防洪備汛做好充分準備。
  據統計,自雲南啟動復工復產以來,這個段共計排查線路700餘公里,排查出設備問題1000餘處,完成危石清理26處,砍伐危樹350餘株,清暢涵渠16公里,清理邊坡植被41處。
  本文圖片均由楊永全攝